天翼文学->亿万先生->罪网TXT下载->罪网->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协助调查
加入书签 | TXT下载 | 投票推荐 | 上一页|返回列表|下一页

罪网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协助调查

    于是,李进出其不意的忽然开口问道:“唐小姐,你怎么了?看样子,你好像是遇到老熟人了?你认识这个死者?”

    唐糖被李进这么一问,马上回过了神儿来,连忙否定道:“不!不认识、不认识……我只是被这样的尸体吓坏了……没想到,人类的身体竟然可以被拉伸到这样的地步……”说着,唐糖还故意的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害怕模样。

    同行的警员们扶着唐糖往远处站了一些,好像是为了照顾她害怕的感受。可其实在李进眼里却觉得这些举动十分愚蠢!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唐糖僵硬的唇角、闪烁的目光、以及吃惊的表情。这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在表明,唐糖不但认识死去的这个女人,而且她还万万没想到,这个女人竟然会以尸体的面目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李进这时对孟小川使了个眼色,孟小川马上装模作样的开始拿起手机拍照。从肖鹏飞的角度来看,孟小川是在做现场调查取证。可是孟小川的真实目的,其实是为了记录下来死者的细节,以便以最快速度查清楚死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现在,死者的身份尤其重要。包括外面那具被烧死的尸体,李进越来越怀疑这两起案件是有着绝对的关系的。也许他们被杀的原因都是同一个,也许找到他们被杀的原因就能知道暗河愤怒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一定有人,没有按照冥王的指示做事。至于是什么事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肖鹏飞现在也没想那么多,吩咐了下去,要翻遍这个破工厂的每一个角落,以防还有其他死者没有被发现。肖鹏飞现在也是越来越相信李进所说的了,卡戎这是要大开杀戒。他准备要杀死的,可能绝对不止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果然,不出所料。警员们在工厂废料车间又发现了第三具尸体。而这具尸体的死法,比前面两种更加恶心可怕。

    在赶往那个车间的过程中,肖鹏飞叫住了李进和沈墨,并商量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的心里有气,可是警方现在没有理由关押唐糖的。接下来的凶杀现场可能比前面这两个更可怕,我们非要强行带着人家去看,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?她不是报案人么?”李进一口咬定这一点,说什么也不放唐糖离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肖鹏飞也是无话可说,毕竟当初来这里的时候,唐糖可是积极的很。她本以为有充足的理由可以指控沈墨,却没想到现在的局面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唐糖一直在孟小川和其他几名警员的看护下,李进十分放心。而且这时候他也对肖鹏飞透露解释道:“如果你还相信我,那就不要放她离开。她刚刚的表情我很了解,那是隐瞒和欺骗的表情。她有事情没有告诉我们,她绝对认识刚刚那个死者。你就这样放她走了,很有可能会放掉了最重要的线索。至少,也要让她去看一看第三具尸体,我也好观察一下,她是不是还认识第三位死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肖鹏飞只好无奈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找到尸体的警员都已经在外面等了,他们似乎谁都不愿意进去。

    肖鹏飞看见之后就不高兴的问道:“怎么着?你们怕里面的死人站起来咬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警员战战兢兢的回道:“老大……死人倒是不太会咬我们,但是其他的东西就说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东西?怎么还吞吞吐吐的!到底有什么东西!”肖鹏飞一边吼着,一边往车间里面走。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了一阵老鼠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里有老鼠?一群老鼠就把你们这群饭桶吓成这样了?!”肖鹏飞越说越生气,索性甩开众人,自己独自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进去了之后,这才明白自己的警员为什么不愿意在这里面呆着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一张工厂的废弃铁床,上面躺着一个人,一个被开膛破肚的人。好几只老鼠从他的腹腔钻进钻出的,老鼠的毛发都沾满了死者的血液,更有几只老鼠此刻正在死者的内脏上大快朵颐。这样的场面,确实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唐糖跟着走进来之后,一看那床上的情形,马上捂着嘴一声惊呼。李进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表情,他看到了满满的惊慌失措。不知道是被那些老鼠吓的呢?还是被死去的人吓的。

    沈墨和李进同时走到了尸体旁,并且尽可能的用物体驱赶走了那些老鼠。老鼠在地上乱窜,吓得唐糖几次失声尖叫。有几个警员看不下去,就要带唐糖离开这里。可李进这时候却对唐糖问道:“唐小姐,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不知道!”唐糖抱着自己的头,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?”李进故意放慢了语速,缓缓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知道!”唐糖有些歇斯底里的对李进吼着,她之前的温柔娴静、智慧冷静,统统不见了。这会儿她就像是一个被吓疯了的普通女人,毫无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李进指了下沈墨说:“来,沈墨,给唐小姐和肖鹏飞讲讲,这个人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肖鹏飞在一旁看了看尸体说:“这应该就是被人杀了,之后招来了这些老鼠吧!这也太残忍了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想象的远远还不够残忍。听听沈墨的分析,你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残忍。”李进示意肖鹏飞安静下来,仔细的听。

    沈墨站在尸体旁边,用手指了指尸体那已经血肉模糊的腹腔空洞说:“看见这个圆形的空洞了么?这周围的皮肉有褶皱、有皮瓣外翻、还有水泡。这表明,就是这个地方,在死者生前曾被烫伤过。再加上这里的老鼠,就已经可以确定了,这个人不是简单的被杀,而是被执行了鼠刑。”

    “鼠刑?!”孟小川他们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李进,没听说过还有这么种刑罚。看来自己真的是见识太短了,目前三种刑罚,他们竟然没有一个知道的。

    李进这时点点头,并详细的解释道:“十六世纪的时候,在尼德兰,也就是今天的荷兰,为了摆脱西班牙的统治而进行了一场长期的武装斗争。这段斗争由于发生于1568年到1648年,所以又被称之为八十年战争。在八十年战争的期间,有很多战犯都曾受此刑罚。受刑者首先会被固定在这样的床上,然后一个装满了老鼠的大碗会碗口朝下扣在犯人的肚子上。之后,行刑人会用烧红的滚烫木炭往碗底上放,使碗迅速升温,从而让碗内的老鼠无法忍受。老鼠为了逃生是不择手段的,行刑者正是利用这一特性,对受刑人进行变态的刑罚。老鼠为了生存,为了躲避那滚烫的灼热,只能在受刑人的肚子上撕咬出一个洞,然后钻入其体内,逃离高温。受刑人在被老鼠啃破皮肉、撕破肠道及内脏之后,在痛苦中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警员们一个个瞠目结舌,肖鹏飞也是愣愣的半天没出声。这种刑罚何止是变态?简直是无法想象……这暗河当中的杀手真的都太不简单了,竟然用这种久远前欧洲等地的刑罚来对待被害人,他们到底居心何在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杀人魔终归只是杀人魔,他不会因为法律改变,更不会因为李进改变。长期压抑杀人冲动的后果,就是再次爆发的时候会比之前更可怕、更变态!

    李进对肖鹏飞说道:“现在看见了吧?这就是卡戎所说的惩罚和代价。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相信了,这几个人绝对不会是毫无关联的。那既然这些人都死在了这里,唐糖小姐的忽然出现是不是真的只是巧合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唐糖站在远处刚要反驳,李进就一抬手打断道:“不用跟我说一个女人能不能办到这种事情,也不用跟我说什么概率和几率。我就想问问,在这里发生了如此惨烈的凶杀案的时候,唐糖正好在这里,这算不算可疑?一个女人做不了的案子,可以找帮手一起啊,这没有什么稀奇的。通常大部分的变态杀人狂都喜欢在作案之后重回现场,一方面是观察警方破案的进展,一方面也是为了回味杀人时候的刺激感。如果再能冒充个证人或者目击者的话,那感觉就更完美了。因为那样的话,他将重新融入到了案件之中,再次体会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李进!你怎么能这样血口喷人!”唐糖不敢相信的瞪着李进,她万万没想到,自己一次又一次想把沈墨和李进拉进深渊,今天不但完全没有成功,反而李进还处处准备置她于死地。这让她不仅是不敢相信,更有着强烈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肖鹏飞低着头,面色阴沉。静默了半天,这才回过头对唐糖说:“唐小姐……我希望你……能够和我一起回警队,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唐糖听后,激动的对肖鹏飞大喊:“你有没有搞错?我才是报案的人!我和你一起来,是为了指证沈墨!现在你竟然让我和你回警队协助调查?”
    
亿万先生mr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