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翼文学->亿万先生->金刚骷髅TXT下载->金刚骷髅->正文 第九章 我的宠物,看来还是我最了解……
加入书签 | TXT下载 | 投票推荐 | 上一页|返回列表|下一页

金刚骷髅正文 第九章 我的宠物,看来还是我最了解……

    赵乾坤收到了伊诺斯的魔法简讯,领着克林伊回到了罗烈天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听说找到相关的消息了?”老赵进门就问。

    伊诺斯点了点头,拿过一颗刻录宝珠:“就在这个里面,有那异形虫卵的研究记录!”

    “研究记录?”老赵好奇道:“这玩意是虫子们研究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严格说,是它们发现的……”伊诺斯把宝珠放在读取设备上:“具体的,看内容吧!”

    随着设备运转,宝珠将一段视频投影到了屋内的白墙上,同时伊诺斯将赵乾坤的精神和一只虫人法师连通起来,实现同声传译。

    只见视频中,几十位虫人法师一样的家伙,正对着一个泡在溶液中的虫卵指指点点,那颗虫卵几乎呈正球型,直径一米上下,好几位法师对它施法研究,而有一个人则对着镜头叽叽咕咕的说话,显然是在做视频记录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发现这颗卵的第一百七十天……这颗卵依旧仿佛黑洞一般,吸收所有能接触到的能量。传奇级别的法师,只要三十个呼吸的时间,就会被吸干魔力。我们现在已经禁止单独接近这颗卵了。每天需要至少七位传奇级别法师,或者四十位以上的大魔法师,共同才能与这颗卵进行能量交流。我们从未见过这种东西,完全不合常理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内容,就是众多法师一边记录,一边输入魔力,可是那颗虫卵仍然没有任何反应……

    随后画面一转,场景改变,看上去似乎是世界树的树冠。

    虫卵的研究地点,被转移到了世界树的树冠。画面中的世界树冠,和现在的哪一层都不相符,只能通过远景看得出来,层数应该不高,大概是三四层的位置。

    根据世界树的记忆,虫人族是被世界树消耗掉了顶尖战力,整个社会从精英阶级开始崩溃,再加上一些天灾,最后导致整个族群,在穹落岛严峻的环境下竞争失败,才导致灭族的。

    而当人类登陆穹落的时候,除了世界树,已经几乎看不到虫人族的痕迹了。能将一个文明的痕迹彻底抹掉,恐怕至少经过了上万年的时间,所以,这画面中的世界树,应该也是至少万余年前的世界树了,就算主要的枝干不变,上面的花叶等等,也因为环境的变化蛾发生了明显的进化。

    老赵正琢么着,那负责记录的虫人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,是我们发现虫卵的第二百七十五天……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们发现,这虫卵在靠近世界树的时候,会自发吸收从世界树逸散出来的生命能量。因此我们决定,将研究设施搬到世界树的三层来……在这里,不需要我们提供能量,这颗虫卵就会自己孵化了……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独特物种,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见到它破卵而出的那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画面再变,依旧是世界树的环境,依旧是那个负责记录的虫人。不过这一次,它看上去十分的沮丧。

    老赵当然是看不出这些虫子那硬壳子的脸有什么表情,但是联通了那虫人法师的精神,他能准确的读出了悲伤和沮丧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坏消息……”那个记录的虫人似乎是哽咽了一下:“这颗卵中所蕴含的生物,简直是个无底洞。木神大人根据它吸收能量后,前后的生命波动变化,估算出了最新的结论……要靠世界树缓慢的提供能量,恐怕至少要五万年以上的时间,虫卵才可能孵化。而就算我们每天人为为它提供能量,也最多提高两万年左右的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太可怕了,不只是我,我的一百代子孙,恐怕都看不到虫卵孵化的那一刻了……但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这个虫人一把抓住了用来刻录的宝珠,画面也随之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木神大人说,需要这么庞大的力量才能孵化的生物,无论它是什么,都太恐怖了!一旦无法控制,这将会导致无可挽回的灾难……所以,这项研究,暂时中止了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这段视频也结束了,画面一转,依旧之前记录的那个虫人,不过这一次,它换上了一身戎装,身上挂满了各种没见过的魔法道具,背后还背着一把虫甲料制作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发现虫卵的第一千二百三十五天……”虫人对着镜头,表情严肃,声音沉稳:“我看到了新的希望……世界树结出了一颗果子,木神透过世界树的主干,感觉到了那果实所蕴含的恐怖生命能量……说那是能孕育一个种族的力量也不为过!”

    “元老院对整个大陆放出了悬赏,无论谁,能摘下世界树的果实,都可以拥有一半的支配权,我相信,靠着那颗果实的力量,一定可以把那颗虫卵孵化出来!”

    视频到这里就戛然而止,前前后后不过几分钟,只有几个仿佛视频日记一样的片段。估计之后,这家伙应该倒在了爬升世界树的路上……

    “只有这些?”赵乾坤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……”罗烈天道:“视频很短,应该是从某个研究记录中剪辑出来的,但是短短几分钟,信息量很大……原来当年世界树在虫人族的年代也结过果子,而且这颗虫卵,在虫人族的年代,放眼穹落大陆都是独一无二的未知物种……同样,我们其他大陆,也没见过这种东西!我怀疑,这会不会,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……”一旁的伊诺斯沉吟道:“这会不会是魔界的产物?”

    “魔界?”赵乾坤皱了皱眉:“你们是说地狱?”

    “地狱也好,深渊也罢,都是世俗对于恶魔故乡的异世界的称呼,其中包含了宗教神话对于死亡和邪恶的感**彩……”元素翻译官卡尔补充道:“我们永耀岛认为,恶魔并不是传统观念上,邪恶和死亡的具现化形象。相反,他们和我们一样,只是一个生物物种而已,只不过他们生存的环境,对我们来说太过严苛,很像传说中亡者所在的抵御,恶者堕落的深渊,所以我们对它们天生附带了某种偏见……当然,恶魔在特殊环境下,也形成了迥异人类的价值观,所以恶魔种族与主世界种族天生带有对立性,客观上讲,两个世界的物种,也确实是难以相容的,所以我们以主世界的价值观为标准,将它们视为邪恶而不可原谅的存在,也是合情合理的,同理,恶魔那边,也会觉得主世界生物的的行事风格难以忍受,令人作呕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永耀岛已经废除了深渊地狱的称呼,称那里为魔界,意为恶魔种族所居住的世界……”龙语者卓根丽丝抢过了话头,随后责怪道:“我说你啊,就不能说话简练一点吗?每次都要里里外外解释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是元素翻译师……”卡尔辩解道:“要转换不同元素,必须对理论的理解特别透彻,这对于逻辑的要求特别高,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要保持尽量的严谨,不能产生哪怕一丝丝的误会,因为逻辑是必须严谨的,而现在人类的语言,词汇还略显匮乏,很多时候难以保证真正准确的表达意思,所以必须加上大量的附加语言来进行说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……”卓根丽丝赶紧打断了他:“这里没人想听你啰嗦,我们还是研究虫卵的问题吧!”

    “魔界吗……”赵乾坤摸着下巴,眯着眼睛沉吟道:“我倒是觉得未必……你们知道么,除了主世界和所谓的魔界外,广袤的宇宙中,还有数不清的神奇世界,这玩意,可不一定是从哪里来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数不清的世界?”法师们都一脸蒙圈,赵乾坤也知道,要向他们普及航天知识有些强人所难,干脆不再多言,回头说那虫怪:“不过这些信息,对找回来没有什么作用啊。到头来,连虫人也不知道这玩意的来历……更没见过成虫。说白了,它们对这玩意的了解,可能还不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赵叹了口气:“估计要找它可能有点难咯……”想到这里,他抬手从怀里摸出一本小册子,递给伊诺斯。

    老法师好奇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想要的,萨蒙德的笔记!”老赵笑道:“这些天老爷子也辛苦了,也尽力了,找不倒也不怪你,这笔记是我默写的,放心我脑子好着呢,肯定不差,拿去吧!”

    一见这笔记,伊诺斯两眼放光,快走两步过来,双手接过,捧若至宝,迫不及待的翻开扫了两眼。

    笔记虽然是赵乾坤默写的,但是他有雪莲给他的自动笔,所以字迹十分工整,伊诺斯粗粗翻了几页,哈哈大笑:“是这个,就是这个,太棒了,太棒了……”

    笑了一会,他才想起有些失望的赵乾坤来,收好了笔记,安慰道: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太沮丧……这怪物虽然能不断进化,但据你所说,它孵化出来的时候,借助了你的力量,那这怪物的身上就打上了你的印记。你读过萨蒙德的笔记,自然知道,驯服召唤物的关键,就是和宠物建立内在的联系,靠魔力打上印记是最有效地方法之一。他这种级别的怪物,不可能一直隐藏住的,总有引起骚动的一天,到时候通过力量印记,你就可以找出它来!”

    “不过老师,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……”卓根丽丝道:“这种异世界的怪物,如果不加控制,真等它露头的那一天,恐怕已经是灾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道理……”伊诺斯点了点头,面色严肃起来,回身对照乾坤道:“现在,这事已经不是你我的赌约了。这怪物对主世界的潜在危害非常大,看来我必须抓紧时间找到它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正谈论着,突然有人敲门。小胖子克林伊走过去开门,却是一个冒险者工会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“赵乾坤先生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克林伊点了点头,让过来:“找乾坤,找你的!”

    老赵走过来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那个……”这小子岁数不大,看见赵乾坤似乎有些紧张:“那个……总部的人已经来了,正在南宫城主的办公室,要和您商量关于股权转让的事……请……请您过去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”老赵点了点头,这段时间光顾着抓虫子了,都把这茬给忘了。算一算一年也好几百万呢,不要白不要!

    “稍等我一下,我这就过去!”说着,赵乾坤进屋和怡诺思等人招呼一下。那门口的工作人员望着赵乾坤的背影咽了口唾沫:“那就是征服了世界树的男人嘛?好强的压迫感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嘛?”克林伊听到他的喃喃自语,回头看了看赵乾坤的背影:“我觉得很普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普通?你开什么玩笑?”工作人员反驳道:“那可是最伟大的冒险者啊!战胜了传奇法师的男人!这气势,这背影,这步伐!”

    克林伊眨了眨眼睛:“他现在确实没什么气势啊……虽然放出气势的时候……确实很吓人,可是现在没什么反应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般人感觉不出来的……”那工作人员还撇了撇嘴:“像我们这种专业人士,每天见过好几百个冒险者,一眼就能看出来,哪些是高手,哪些是弟弟!想你们这种门外汉,没这个阅历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老赵走了出来,那工作人员在门口背了似鸵龙的车,急忙去准备了。克林伊看向赵乾坤:“你明明……没放出威压来啊,为什么那家伙……说你……很有压迫感呢……”

    赵乾坤笑了笑:“所以你明白,为什么很多人不光逐利,还要追名了吧?有时候光是靠一个绰号,你就能吓跑敌人,哪怕你实际上是个水货;有时候光是靠一个印章,你的画就能买上几百金币的高价,哪怕你只是随涂鸦的;有时候光是靠一个名字,你唱的歌就有无数人追捧,即便你可能五音不全……人啊,都是活在别人的评价中,很少有真正为了自己而活的……”
    
亿万先生mr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