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翼文学->历史军事->我是恺撒TXT下载->我是恺撒->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墓志铭
加入书签 | TXT下载 | 投票推荐 | 上一页|返回列表|下一页

我是恺撒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墓志铭

    庞培穿过明亮得过分的走廊。

    狡猾的恺撒,用了厚重的玻璃砖,更换了苏拉宅邸的墙璧和屋顶。当阳光出现时,光线在这些玻璃砖中辗转反射,让这座宅邸总是明亮得令人厌恶。

    金碧辉煌,闪闪发光,恺撒在这一点上倒是没有说谎。让充满野心的苏拉住在一座象征着易碎的玻璃宫殿里,是多么的讽刺啊,又是多么的恶毒。

    庞培轻蔑地踢了踢那坚硬的玻璃砖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宅子里已经没有多少奴隶。

    那一次罗马城的奴隶大逃亡时,这宅子里的奴隶就已经逃了大半。而苏拉自从回来后,也没有精力再重新购买奴隶。此刻在苏拉宅子中的,只有一些留下来的体弱的老奴,和苏拉忠心耿耿的侍卫队的成员了。

    但是谁知道呢,也许过不了多久,连苏拉那些最忠心的人也会离他而去。如果苏拉再这么消沉下去的话,这一天可能很快就会到来。

    庞培一路走进苏拉的寝室。

    骤然从明亮的走廊进入漆黑的内室,他的眼睛好一会才适应了黑暗。

    寝室里点着油灯。油灯的烟油味混合着甜腻的熏香,让庞培联想起给尸体涂抹的香膏,凉滑且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庞培看到了床上的苏拉。

    皱纹几乎已经爬满了他的脸颊,他的头顶的头发已经稀疏,曾经讨人喜爱的金色短发如今稀稀拉拉地黏在头皮上。他的眼眶深陷,里面的眼睛像是浑浊的玻璃球,既不锐利,也不睿智。他的右臂搭在身前,像是一截干枯的木头。

    庞培不能置信地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就是苏拉?一个月前,他还披着火红的大将披风,骑着骏马,带着自己的威武之师,以罗马的主人自居。如今的他,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庞培?”

    床上的苏拉转过头来,发出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?”震惊过后,是突如其来的愤怒,庞培大步地走近床边,双拳紧握,低头盯着苏拉,“你怎么能变成这样?起来!穿上的你的长袍,去元老院,站在演讲台上,告诉那些耗子,你才是罗马的主人!是你!不是那个秦纳,也不是那个小孩!”

    苏拉发出几声浑浊的咳嗽。他抬了抬另一只还能动的左手:“孩子,请给我倒杯水,就在那边。”苏拉用恳求的语气。

    庞培的脸孔表情可怕,他死死地盯着苏拉。

    “请”苏拉虚弱地再次道。

    庞培深吸了一口气,咬了咬牙,转身去倒水。

    床上的苏拉,软弱的目光突然变得冰冷,他盯着庞培的背影,无声地将枕头下的匕首拉出,塞进了被单里,用他那只尚能动的左手握住。

    庞培端着一杯冷水,转身走回。

    “喂给我喝吧,孩子。”

    庞培忍住厌恶,扶起苏拉的肩,喂他喝水。他能感到他手下接触到的肌肉,既不坚实,也不强壮,它们就像是裹在木头架子上的棉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变成这样?”庞培喃喃地道。不过一个月而已,从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,衰弱成一只无用的老狗,真的只需要一个月而已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办?他的根基不稳,每个人都说他那个大队长的职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。军团长不喜欢他。几乎可以预见,将来的某一天,他一定会被丢进某一场战役当炮灰牺牲掉。

    他曾经将所有的宝都压在了苏拉的身上,可苏拉怎么能变成这样?他怎么敢变成这样?

    庞培等苏拉喝完了杯中所有的水,放下杯子,站在床前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苏拉闭着眼喘息了一会,又再次睁开,看向庞培:“你来找我,一定是有事吧。可惜啊,你也看到了,我现在帮不了你。我的右手已经废了,那群庸医说这只右手可能这辈子也抬不起来。我很抱歉,孩子,但是我现在就是个没用的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的。”庞培咬着牙道,“你的右手没了,你还有左手,你还有双腿。就算你的双腿没了,你还可以叫你将你抬去元老院。你还是元老院的议员,你还是前任执政官。你的话依然有人会听,你的军团也依然忠于你。苏拉,你要做的,只是站起来,走出这间该死的玻璃宫殿。苏拉”

    “庞培!”苏拉打断了庞培,“结束了,都结束了。你看不出来吗?秦纳已经掌握了元老院。维希肯和克劳迪他们几个,现在还要每天去公共广场捡拾垃圾。就因为他们曾经站在我这一边,那些混蛋就这样羞辱他们。我在罗马的势力已经彻底瓦解了,庞培,没有人会听我的。我知道你不甘心,但是我真的帮不了你。回去吧,庞培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结束!”庞培猛然吼道,“只有我,我庞培,才是那个能结束一切的人!”

    苏拉吃惊地看着庞培。

    庞培喘了口气,他伸手指了指外面:“我们还有军团!苏拉,你从希腊战场带回来的那五个军团还忠于你,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军团”苏拉怀念地道,“你知道吗?我现在躺在床上,躺在这充满熏香的房间里,鼻子里却总能闻到牛皮帐篷的膻味,马厩的骚气,还有那群臭烘烘的军团士兵。呵呵呵,咳咳咳。”苏拉剧烈地咳嗽。

    庞培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然而,你看看我的手。”苏拉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右手,“我现在连马都不能骑,军团对我来说有什么用?我爱我的士兵,但是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。”庞培定定地道,“你只需要站起来,去元老院,告诉罗马现在有危机,需要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危机?哪来的危机?现在唯一的威胁,就是地中海的海盗,而那件差事,已经被恺撒抢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恺撒两个字,庞培的脸孔一阵扭曲:“我会让他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绝对相信。”苏拉安慰地道,然后苏拉闭上眼睛,像是过于虚弱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庞培死死地盯着苏拉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缓缓地开口:“苏拉,你还记得你给自己拟定的墓志铭吗?”

    苏拉的眼睛没有睁开,但是眼皮下的眼球却动了动。

    庞培嘴角噙着一丝冷笑:“得恩还恩,有仇报仇,恩怨已清。”(nofriendeverservedme,andnoenemyeverwrongme,whomihavenotrepaidinfull)

    “你欠我的,苏拉,这是你欠我的。”庞培一字一字地道,“所以现在,你要站起来,去元老院,告诉他们,罗马即将有战事,而我才是那个能保卫罗马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拉睁开了眼睛,盯着昏暗的屋顶,冷冷地道:“我的墓志铭,你记得倒是清楚。”

    庞培嗤笑了一声:“大概是因为,某人总将活着就给自己拟定墓志铭,这件事引以为豪,总是挂在嘴上吧。听得多了,自然也就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苏拉静默了半晌,然后缓声道:“是啊,总不能将我死后的墓志铭这样的大事,交给那些废物吧。哪怕是我的身后事,我的事也只能我作主。”

    苏拉扭头看向庞培。

    庞培心惊地发现,苏拉的眼睛里映着烛火,像是在那里燃起了火焰。

    庞培不由得后退了一步,他忽然发觉苏拉还是那个苏拉,虽然没有金甲战袍,没有火红的大将披风,但他就是那个苏拉,那个战无不胜的苏拉。

    庞培不由自主地在苏拉的床前单膝跪下,言辞恳切:“将军,请不要抛弃您的军团。军团的士兵正在不满。士兵们参军,是为了荣誉,为了战利品,为了丰厚的奖金。将军,和平时期的那点微薄的军饷,不足以让士兵们满意啊。我们的士兵需要开战。”

    苏拉缓缓地坐了起来,拉了拉身前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开战?和谁开战?”

    “不管谁,想要打仗总能找出理由的。”庞培胡乱地挥了挥手,“重要的是,我们必须要争取主动。不然这罗马就真的要落在秦纳的手里了。将军,你甘心吗?”

    庞培眼睛发红,用拳头将心口砸得通通响:“每当我想到那个恺撒,我这里就像是堵了团火焰。我夜不能寐,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将那个恺撒扒皮抽筋。将军,您不想吗?”

    苏拉微微地笑。他不想吗?呵,如果不能在活着的时候,看到恺撒的人头,他一定不能安心地咽气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苏拉低头看向庞培,“如果如你所愿,有了战事,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更多的军团。将军,我需要完全听命于我的军团,军团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老兵。他们要身强力壮还要有丰富的战斗经验,他们要比恺撒的奴隶军团更加忠心,也更强大。”

    苏拉笑了:“我也想要这样的军团,庞培,不过这样的军团只能自己去攒。”

    “新招募的军团总是一盘散沙,他们需要不断地参加战役来锻炼,要不断地用荣誉和战利品喂养他们。这样军团才会成长,也会对你更忠心。”

    庞培若有所思地点头。

    苏拉又道:“我知道萨姆尼特和马西尼人的军团都在罗马城外,他们本来是应元老院的邀请来支援,但是现在用不到他们了,他们却磨磨蹭蹭地不肯撤军。这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将军什么都知道。”庞培吃惊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的不止这些。”苏拉缓缓地笑了笑,低头俯视着庞培,“现在,告诉我,庞培。我的第一副将赫拉克,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天狼站在自己召集的小队前,拍拍这个肩膀,又捏捏另一个的胳膊,然后他满意地点点头:“不错,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散,散了?”烈熊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恺撒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赶船啊,晚了就赶不及了。”天狼拍了拍自己肩上背着的,松垮垮的皮袋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想一个人去!”烈熊不满地道,“这也太儿戏了!”

    如果和你们这群虎背熊腰,一个个看上去都不是善茬的家伙们一起坐船,那海盗们还敢绑架自己吗?如果海盗不绑架自己,那成就怎么完成?

    天狼现在要完成的成就,是历史上恺撒亲身经历的绑架事件。

    当时,恺撒离开罗马后,乘船去罗德岛学习雄辩术。不过不巧路遇海匪,将恺撒绑了当肉票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恺撒,当了肉票后,表现得相当可圈可点。

    首先,当海盗给他定价20个塔兰同(talent,古罗马重量单位,约合2公斤)的白银。恺撒嗤之以鼻,说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是谁。50个塔兰同还差不多。于是海盗就派人给恺撒岸上的朋友送信,要求50个塔兰同的白银赎回恺撒。这要是转换到后世的说法,就是绑匪要求60万美金的赎金,败家贵少说不够,本少爷最少身价150万。

    恺撒在岸上朋友自去筹钱。而恺撒在船上继续作死。

    据说筹钱用了38天,而海盗船上的恺撒则在这38天里,将海盗船当成了海盗主题夏令营。

    他会和海盗们一起训练,娱乐。还会练习演讲,朗诵诗歌,而海盗必须倾听。当他睡觉的时候,海盗不准说话。

    海盗们大概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肉票,反正还挺吃这一套,让恺撒在海盗船上像首领一样发号施令。恺撒还对海盗们说,等我获释了,一定回来将你们全都吊死。海盗们觉得这玩笑很有趣,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后来,恺撒获释。果然自费筹集了一小支舰队,攻占了海盗的岛屿,不但抢回了自己的赎金,还顺带捡了海盗的宝藏。

    然后恺撒将海盗们都钉在十字架上,为了显示自己的仁慈,他命人先将海盗都割了喉。

    而回到成就上,这一段历史其实包括了几个小成就:

    “被海盗绑架”500点,

    “赢得海盗的好感”500点,

    “打赢一场海战”1000点,

    “攻占海盗岛”1000点。

    这段剧情成就对《勇者挑战》的玩家来说,难度较低,点数也足够,因此大部分玩家都会选择首选完成。到目前为止,已经有至少一半的玩家完成了这一段的剧情成就。只除了某个叫风暴的玩家在这上面送了命。

    天狼研究了一下,觉得自己这条世界线的海盗大概不会那么逆天。所以打算混在商船上,抓紧时间,赶紧让海盗绑了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忘记了,此刻的他,不是历史上那个孑然一身的恺撒。现在的恺撒是一个不满编的军团的军团长,身边还有一个虽然无比忠心,但是却每个人都不怎么驯服的小队。

    天狼有些头疼地看了看日头,做出让步:“行了,你和我一起去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鼹鼠斜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你长得太丑,我怕吓住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吓住了更好,那海盗就不敢来了。”鼹鼠抱着肩和烈熊站在一处,两人双双拦着天狼的去路。

    天狼气结。

    算了,回头再和这两个家伙算账,再晚了他就赶不上商船了。

    百度搜索【】小说网站,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,所有小说秒更新。
    
亿万先生mr007